粵財司歌:《我的夢想》

監管 | 劉鶴釋放金融監管新思路:“八字方針”處置金融風險

來源:21記者     發布時間:19-06-14

導讀:“中國不斷落實金融危機發生后在G20會議上的承諾,經常項目順差占GDP的比重不斷下降。與國際金融危機發生前相比,中國經濟再平衡正在持續推進。”劉鶴在論壇上說,“中國正在發生巨大的結構性變化,從外需導向轉向了國內巨大市場驅動。”

 

來   源丨21世紀經濟報道(ID:jjbd21)

記   者丨楊志錦 上海報道

編   輯丨林虹

 

圖片來源 / 圖蟲(資料圖)

“供給體系、需求體系和金融體系是相互作用的三角框架,在全球化和技術變革加快的背景下,這是個開放的系統,而不是封閉的系統。在三者相互支撐的過程中,中國經濟保持了平穩健康發展的良好態勢。”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劉鶴6月13日出席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時表示。

 

在傳統的供需兩個維度之外,劉鶴引入了金融的維度。實體經濟的供、需和金融協調問題一直是中國經濟面臨的最重要基本問題。實體經濟的結構失衡,會給金融業發展帶來極大的風險。同樣,金融業的混亂膨脹,也必定會給實體經濟帶來風險。

 

劉鶴這幾年的工作軌跡,正是在協調面對這三個問題,一方面通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改造供給端,另一方面適應新的需求,同時重塑金融監管。目前,他認為,中國經濟已經實現再平衡,并且長期向好的趨勢不會改變。

 

對于金融風險,劉鶴認為,國際金融危機發生以后,中國金融體系積累了一些風險,這是正常的。“目前正處于‘水落石出’的階段。過去看不清楚,現在基本顯露出來了。我們按照依法依規的原則,正在穩妥、果斷、細致、專業地處理這些風險和隱患。”他說。

 

當前中國經濟仍存下行壓力,貿易摩擦的不確定性更加劇了市場的擔憂。債券違約、P2P跑路等金融風險也在暴露,金融監管部門在陸續處置這些風險。在此背景下,劉鶴在本次論壇上系統地闡述了對中國經濟形勢、金融風險處置、資本市場改革等重大問題的看法。演講的全文請看21君昨晚的推送:信息量大!劉鶴5000字最新演講實錄附PPT:關于中國經濟運行、金融風險處置、資本市場改革

 

 

 

中國經濟再平衡

 

時間回到2015年。當時中國經濟面臨極大的下行壓力,這既受到國際宏觀經濟下行周期的影響,也有中國經濟多年積累的結構性問題。宏觀政策調控上,中國通過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和積極的財政政策,經濟增速連續12個季度保持在6.7%-6.9%的區間。

 

不過2018年以來,宏觀經濟增速持續下探,由當年一季度的6.8%下降至四季度的6.4%。今年一季度宏觀經濟增速企穩,持平于去年四季度。但4月份諸多數據下滑,5月份先行指標制造業PMI首度回落至榮枯線以下。當前由于中美貿易摩擦的不確定性,市場對經濟下行的擔憂增加。

 

對于目前的經濟形勢,劉鶴認為,中國經濟增速、物價、國際收支等主要宏觀指標均處于合理區間。

 

論壇上,他特別提到了他最近的一個想法。他說:“在我們分析經濟形勢中,有些專家很重視當月的經濟數據變化,我認為這是必要的,比如高一點低一點快一點慢一點,但是更重要的是,我們應采取更長期的、結構的分析方法。”

 

具體來看,他將中國人均GDP、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城市化率、服務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經常項目占GDP放在同一坐標系中考察。曲線圖顯示,2008年之后上述前四條曲線穩步上升,而經常項目占GDP的比重穩步下降。

 

國家外匯管理局的數據顯示,經常項目占GDP的比重由2007年的高點10.1%降至2018年的0.4%,下降幅度明顯。

 

“中國不斷落實金融危機發生后在G20會議上的承諾,經常項目順差占GDP的比重不斷下降。與國際金融危機發生前相比,中國經濟再平衡正在持續推進。”劉鶴在論壇上說,“中國正在發生巨大的結構性變化,從外需導向轉向了國內巨大市場驅動。”

 

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經濟增長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接近30%,持續成為世界經濟增長最大的貢獻者;消費對國內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76.2%,比上年提高18.6個百分點;服務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60%。

 

“我們看到巨大的市場潛力不斷地拉動中國經濟長期向好,我們需要關注大趨勢。所以,不管暫時出現什么情況,長期向好的趨勢是不會改變的。”劉鶴表示。

 

 

 

金融風險處置“八字方針”

 

但劉鶴也清醒地認識到,中國仍然面臨一些挑戰。

 

2015年以來,實體經濟增速放緩,中國金融業積累的風險開始顯現。宏觀杠桿率居高不下,企業部門、尤其是國有企業的杠桿率居高不下且仍在擴張,居民杠桿率也在急速拉升。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披露的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末,中國債務總額為168.48萬億元,全社會杠桿率為249%。其中,居民部門債務率約為40%,金融部門債務率約為21%,政府部門債務率約為40%。橫向比較總杠桿率處于處于全球較高水平。

 

正是在這一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召開,確定了“三去一降一補”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針。三年后,劉鶴在陸家嘴論壇上表示,我們看到,黨的十九大以后杠桿率增速出現了一些放緩的勢頭,宏觀杠桿率高速增長勢頭已經得到初步遏制。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數據顯示,2018年實體經濟部門杠桿率出現了自2011年以來的首次下降。2018年,包括居民部門、非金融企業部門和政府部門的實體經濟杠桿率由2017年的244.0%下降到243.7%,下降了0.3個百分點。

 

“這個勢頭的出現是在GDP增速有所減緩的情況下實現的,整體的風險程度正在有效地緩解。”劉鶴說。他還表示,目前存量風險得到逐步化解,增量風險得到有效管控,各類風險正在收斂。

 

2015年時,金融業內部的資金空轉嚴重,地方隱性債務不斷膨脹,P2P處于無序監管的狀態。“高房價、匯率風險、債市的杠桿風險都是金融風險點”,彼時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最近幾年來,債券違約案例增多,一些P2P公司陸續爆雷。對此,劉鶴說,國際金融危機發生以后,中國金融體系積累了一些風險,這是正常的。目前正處于水落石出的階段。過去看不清楚,現在基本顯露出來了。

 

劉鶴還介紹,中國對一些比較突出的風險點進行了精準拆彈。他認為,這嚴肅了市場紀律,消除了其對國民經濟和公共利益可能造成的傷害,增強了金融機構的穩健性,也豐富了監管部門的處置經驗。“可以說我們實現了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的階段性目標。”他如是總結。

 

 

 

21社論丨改革三箭齊發,推進中國經濟再平衡

 

 

 

在日前召開的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上,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演講時表示,將加大金融對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支持,并認為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趨勢不會改變,外部壓力有利發展,中國將會繼續推出有力度的改革開放新舉措。

 

在演講中,劉鶴強調了中國經濟已經從高速增長階段轉變為高質量發展階段的重要性。經過一系列結構性改革之后,中國經濟再平衡持續推進,這成為中國經濟長期向好趨勢不變的信心所在。

 

過去幾年中國在三個相互關聯的方面進行了至關重要的改革并取得了進步。

 

首先,供給體系不斷優化。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體系,成為世界工廠。進入新常態后,中國大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通過落實創新驅動戰略以及建立公平競爭優勝劣汰的市場環境,加快新舊動能的轉換,深化結構調整,增強科技創新在經濟發展中的作用,增強企業家和人才資源在創新中的引領作用,不斷提高供給質量。

 

其次,需求側出現持續升級。我國人均GDP正在跨越一萬美元的關口,一個由4億人口組成的中等收入群體正在形成,他們大多已經有住房、有汽車、有穩定的工作,更關心商品與服務的質量,帶來消費升級的浪潮。

中國正在通過改革促進形成強大的國內市場,努力滿足最終需求,提升產品質量,改善消費環境,落實好個人所得稅專項附加扣除政策,增強消費能力。中國市場規模位居世界前列,今后潛力更大。

 

其三,經過改革后的金融體系更加適配。中國正在加快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大力發展直接金融,同時調整現存的間接金融結構,提高金融體系整體的適應性、競爭力、普惠性。通過去杠桿、加強監管等防風險措施逐步降低金融領域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可能,當前正在精準處理個別金融風險,增強金融安全以及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改善金融結構,提高金融能力,通過金融資源的合理高效配置,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中國通過改革改進以實體經濟為主的供給體系質量、增強消費能力與潛力,并通過金融結構性改革提高金融能力,為供給與需求服務。供給體系、需求體系和金融體系改革三箭齊發,相互作用,相互支撐,推進中國經濟再平衡,系統性改善結構失衡、發展質量問題。在這個過程中,開放、創新貫穿其中,成為主要的推動力。

 

可以看出,與大多數經濟體無法推進結構性改革相比,中國最近幾年雖然經濟稍有波動,但這些短暫的波動是結構性改革過程的副產品與必須的代價,必將換取長期可持續高質量發展的空間。隨著阻礙發展的障礙與風險逐步消除,結構性改革釋放出的力量爆發,投資者將會看到潛力與更多希望。

 

現在市場比較憂慮兩個方面的潛在沖擊會不會演化成危機,即貿易戰與金融風險。對于這兩個領域,我們也可以有充分的信心。

 

首先,中國早已經從外需導向轉向了國內巨大市場驅動。經常項目順差占GDP的比重從2007年的超過10%,到目前下降到0.4%左右。出口早已不是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事實上,貿易戰可能會影響一些就業,但對經濟增長沖擊有限,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相關研究都是同樣的結果,而且中國政府有能力應對這些挑戰。

 

其次,中國整體宏觀杠桿率在十九大以后出現了放緩的勢頭,而且是在GDP增速有所減緩的情況下實現的,整體的風險程度正在有效地緩解。

 

過去中國的確積累了一些金融風險,但是隨著打響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以及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逐步推進,金融體系的風險目前正處于水落石出的階段,并在穩妥、果斷、細致、專業地處理這些風險和隱患。我們需要警惕并加以防范金融風險,但已經不具有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可能。

 

中國推進經濟再平衡的偉大變革會持續經歷一個時期,我們正身處其中,并因為市場波動與體制變動而焦慮不安,這是人類的局限性。但是,如果以歷史的眼光看待現實,就能清楚地體會到我們蛻變的喜悅。一個大國經濟體的轉型不可能一蹴而就,總是會有一些陣痛和波折,但是只要改革的方向正確,改革的步伐不停,改革意志加強,我們就無需焦慮迷茫,而是參與到變革的洪流當中去,為新一輪高質量增長做好準備。

 


禁忌的皇权返水